<ruby id="3ao9j"><bdo id="3ao9j"></bdo></ruby>
<progress id="3ao9j"><track id="3ao9j"></track></progress>

<tbody id="3ao9j"><pre id="3ao9j"></pre></tbody>
  • <dd id="3ao9j"><pre id="3ao9j"></pre></dd>

  • <dd id="3ao9j"><noscript id="3ao9j"></noscript></dd>

    塑造具有國際識別性的成都文化地標

    2019-10-23 10:01:28 | 來源:成都日報 | 編輯:馮巧鳳 | 責編:陳夢楠

      馮嬋

      就像長城之于北京,埃菲爾鐵塔之于巴黎,自由女神像之于紐約一樣,當說到一座城市時,人們第一時間想到的,往往是她的文化地標。文化地標是烙印著鮮明的城市文化特征,散發著濃郁的城市文化魅力,具有強烈視覺沖擊力的城市公共空間,它可以是一幢建筑、一個街區、一座橋、一個雕塑、一處歷史景觀,也可以是一處蘊含著厚重文化精神的自然景觀,比如杭州的西湖。它是城市文化精神的物質化載體,是城市文化形象的可視化呈現。城市文化地標一方面在外觀設計上有著對于創意性的較高要求,要給人耳目一新的獨特效果,才能區別于其他城市,成為一座城市的標志。另一方面在功能上要發揮文化中心的凝聚力,成為城市公共文化服務的重要據點,文化創意產業的核心高地。

      城市文化地標是歷史的,也是現代的。她既包括體現城市文化精神、承載重要歷史事件的歷史遺存和自然景觀,也包括體現城市文化特征、展現時代主旋律的現代建筑,尤其是那些彰顯城市人文品位的文化設施、公共空間,如博物館、圖書館、美術館、廣場、雕塑、街區等。

      文化地標:歷史與當下的邂逅

      擁有深厚的歷史文化底蘊和獨特的城市文化個性的成都,歷來都不乏享譽神州的文化地標。除了利澤千載的都江堰水利工程、天下第一幽的青城山、翹首江畔的望江樓、莊重肅穆的辛亥保路紀念碑等,這些我們熟知的文化地標,還有不少曾經的文化地標已消失在漫漫歷史長河中。有幸的是我們仍然能在文獻古籍、詩詞歌賦中時常見到他們的倩影。

      如位于成都市北門外,氣勢宏偉的古蜀王羊子山祭臺,是整個成都地區,甚至整個四川省迄今為止發現的唯一一座先秦地面建筑,也是迄今為止發現的當時國內最大的祭祀臺。它可以算是古蜀王國最重要的政治性地標建筑,在古蜀政治生活中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。

      再如李冰在主持開鑿穿流成都平原的二江時,呼應天上的北斗七星,建造了七座橋:沖星橋、璣星橋、員星橋、長星橋、夷星橋、尾星橋、曲星橋。有意思的是,如若用線條把七座橋連接起來,真的與北斗星座的形狀相似。這七座橋既是連接郫江和檢江的重要樞紐,也是當時成都人口居住較為密集的區域出城必經的通道。七橋中最有名氣的當數橫跨在城南檢江之上的長星橋,它因諸葛亮為出使東吳的使節費祎送別時,感嘆“萬里之路始于此橋”,而得名萬里橋。七星橋是當時成都重要的交通設施,加之獨特的設計,遠播的聲名,使其成為先秦時期成都的重要文化地標之一。

      又如位于成都中心的摩訶池。起于隋代,至于民國,名噪千年的摩訶池,前后蜀時期是亭臺樓閣、雕梁畫棟的皇家園林,至唐宋則成為成都最負盛名的泛舟游覽宴飲場所,不僅本地官員百姓在此休閑,也成為入蜀的外地文人必定打卡的網紅地,如杜甫、陸游、高駢等眾多著名詩人都在這里留下了千古佳作。因此,繁華的摩訶池在相當長的歷史時間內,都是成都休閑娛樂性的文化地標。

      還有隋朝蜀王修建的散花樓。位于成都東門的散花樓,正如其得于天女散花典故的名字一樣,其故事也極富浪漫氣息。散花樓是當時官吏士人們登覽聚會之佳處,李白專門題寫五律《登錦城散花樓》,“日照錦城頭,朝光散花樓”抒發登樓之感如同上九天游覽一樣妙不可言。他也曾將散花樓與長安皇家林苑相提并論,說是“北地雖夸上林苑,南京猶有散花樓”(《上皇西巡南京歌》)。晚唐詩人張祜、顧云等也都留有詩文賦寫散花樓。在散花樓之外,名揚天下的張儀樓、籌邊樓等,都堪稱唐代成都的文化地標。

      古有薈萃文人墨寶之所,今有網紅打卡拍照之處,這大概應是判別文化地標最直觀的標準了。今天成都大廈林立、高架通達,廣迎五湖四海之賓客。人們來到成都在尋覓各種美食之余,不免會找幾處最成都的地方拍拍照片,發發朋友圈。戀舊好古者,會在寶瓶口憑欄眺望滔滔江水,在武侯祠紅墻夾道的竹影斑駁下駐足片刻,在草堂古樸清雅的杜甫千詩碑中漫步賞玩,在寬窄巷子的午后陽光里舉杯小酌,在鶴鳴茶社的銅壺茶船里擺起龍門陣。追求時尚的新生代們,則喜歡與IFS憨態可掬的大熊貓雕塑同框,在方所、鐘書閣等頗具現代設計創意的書墻邊安靜閱讀,在太古里琳瑯滿目的時尚店堂里流連忘返。這些節奏緩慢、品格閑適、氣質文雅,又煥發生生不息活力的古跡名勝、歷史街區、文化場所、民俗空間等共同組成了當下成都的文化地標。

      成都文化地標:方向與思路

      文化地標是城市文化形象的重要組成部分,往往反映了城市最核心的文化特征,其知曉度與城市的文化影響力成正比。對于正在努力建設世界文化名城的成都而言,塑造具有唯一識別性的獨特文化地標是必要的。

      然而為建文化地標而大張旗鼓地貿然打造,卻往往會適得其反。文化地標必定要遵循其典型性和稀缺性的特點,它區別于一般的文化景觀,并非是體現城市任何文化要素的公共空間都能算作文化地標。只有對城市文化總體精神,或城市最重要文化氣質集中呈現的公共空間才能稱之為文化地標,它是少而精的。因此,不宜大肆建造文化地標。現階段,成都塑造文化地標的途徑,大致有內涵式升級和浸潤式建設兩種方式。

      所謂內涵式升級,是說在已有設施基礎上,進行提質增效。成都已擁有一批底蘊深厚的歷史遺存、體量宏大的公共設施,以及設計獨特的大型建筑物,具備成就文化地標的潛力。我們需要集中力量,加大歷史文化內涵的挖掘力度,全方位融入當下文化語境,充分考慮國際文化傳承特點,通過管理優化、服務升級、手段創新、活動宣傳等多種形式,將文化景觀、文化設施、歷史街區等,與文創產業、旅游業、商業等有機結合,聚集人氣、提升魅力,從內容和功能上,促成已有的文化名勝、博物館、圖書館、美術館、音樂廳、大型書城等向具有廣泛影響力的文化地標升級。

      而浸潤式建設是指在新建城市公共空間或文化設施時,“潤物細無聲”地巧妙融入天府文化的特色內涵,使其由內而外地散發出文化地標的光芒。充分利用東部新城建設、天府新區建設、中優等建設契機,在外觀設計、功能開發等方面,將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交相輝映的天府文化有機植入,既以歷史文獻為依據,從傳統文化中尋找靈感,又以當下審美價值為標準,緊扣時代文化精神,以大型文化景觀、文化設施、商業綜合體等多種形式呈現。

      成都需要具有全球唯一性、識別性的城市文化地標。天府文化是成都文化地標的靈魂與源泉。而成都人的那份智慧、灑脫與閑適或許才是最成都的文化地標。

      作者:成都市社會科學院歷史與文化研究所副所長、副研究員、文學博士

    國際在線版權與信息產品內容銷售的聲明:

    1、“國際在線”由中國國際廣播電臺主辦。經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授權,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獨家負責“國際在線”網站的市場經營。

    2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國際在線”的所有信息內容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。

    3、“國際在線”自有版權信息(包括但不限于“國際在線專稿”、“國際在線消息”、“國際在線XX消息”“國際在線報道”“國際在線XX報道”等信息內容,但明確標注為第三方版權的內容除外)均由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統一管理和銷售。

    已取得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使用授權的被授權人,應嚴格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不得超范圍使用,使用時應注明“來源:國際在線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任何未與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簽訂相關協議或未取得授權書的公司、媒體、網站和個人均無權銷售、使用“國際在線”網站的自有版權信息產品。否則,國廣國際在線網絡(北京)有限公司將采取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,因此產生的損失及為此所花費的全部費用(包括但不限于律師費、訴訟費、差旅費、公證費等)全部由侵權方承擔。

    4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國際在線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豐富網絡文化,此類稿件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5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,請在該事由發生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
    制服番号